Celnaii19

韩张洁癖/孙肖/王受/王同担拒否
其余杂食
高三修罗期无产出
头像from@十厌

【2016王杰希生贺】Everything to you

*王杰希中心原著向粮食,粮食,粮食
*2016.7.6王杰希生贺,题目随便起的
*想到什么写什么,毫无逻辑节奏可言
*夹带韩张,除此之外任何cp都是错觉【等等这不是粮食吗


对于微草的队员们而言,王杰希荣耀技术强大稳定,王不留行一把灭绝星尘在队长手里天花乱坠,好像能舞出花来,踩着挫败了无数选手的新人墙一步步带着微草走上荣耀顶端俾睨众生;现实里认真负责,做到的每件事几乎都无可挑剔,从比赛到查房,甚至对队员的情感生活也照顾有加,必要时还能推荐最佳约会场所,微草的灵魂,支柱,队员的天使,男神。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微草和雷霆还挺像的,全队上下都依赖队长,而且几乎整个俱乐部都是队长的脑残粉。

区别只有在微草没有人敢调戏王杰希。

世界邀请赛结束后,前来接机的粉丝和战队成员把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舱门打开的一瞬间,欢呼和尖叫像海潮席卷了每个角落,电线杆上的麻雀振翅飞走,机场的电子屏上反反复复地播放绚烂的战斗剪辑和高举着奖杯的十四双手,背景的声音太多人已经熟悉得无需回想。

“冠军——”

“中国代表队——!”

他们是冠军,斩落了无数的荆棘以后,满载全世界的光辉与荣耀,披挂星辰归来,值得所有的花环与赞歌。

联盟大手一挥,包下了微草附近某间酒店整个大厅宴请到场的所有职业选手,所有人都喝得酩酊大醉,最后除了微草和义斩的B市本地人,其他的选手干脆就在那家酒店住了一晚。

最后保持着一点清醒的高英杰感觉看到了酒店老板窃喜的脸。


第二天早上醒来王杰希头都是痛的。

然后他发现自己换了身衣服——虽然还是一身酒味,床头柜上摆了一碗醒酒汤。

大概是估好了他大概的生物钟吩咐微草食堂的大妈们煮好了送来的,还冒着一点点水蒸气。

王杰希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战队对他的几乎无微不至的关心从他还不是队长的时候就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和他对微草全心全意的付出一样,从不间断。

宿舍的门咔哒一声开了,来人努力地放轻了自己的动作,悄悄从门外探出半个头,看到他坐起身,尴尬地挠挠头,小声说:“队长你醒了啊?”

“嗯,刚醒。”王杰希点点头,正准备把被子掀开,门外的高英杰慌慌张张跑进来按住他,对着王杰希茫然的眼睛,更加尴尬了。

“不是……经理说你们在国外打比赛辛苦了,就……就给队长放了三天假说是好好休息……”高英杰越说声音越小,干脆松开王杰希站在了床边。

“我不要紧的,训练比较重要。”王杰希还是掀开了被子,就坐在床上一只手揉自己的太阳穴,伸出另一只手去端床头柜上的醒酒汤。

高英杰不怎么会说话,着急得使劲往门口递眼色。

许斌在门外咳了一声,推开门说:“队长,我们会好好训练的。”

“对啊对啊,太辛苦对身体不好。”

“队长也别太为我们操心了。”刘小别和袁柏清一唱一和,“而且你看……现在是夏休期了嘛。”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抬起头说:“那今天也给你们放一天假吧,休息一下也好。”

看着房间里四个队员懵逼的表情,王杰希不由得有些想笑,在赶出房门前又补了一句别太晚回来,晚上一起吃夜宵。

王杰希的头还是有点晕,昨晚队里其他人也喝了酒,但总归没有作为集体灌酒目标的国家队成员喝得多,叶修这种一杯倒还够痛快,像喻文州王杰希唐昊这些酒量比较好的就被灌了个够。

他们还年轻,但是能不能关照一下老选手啊。王杰希在内心叹了口气。


他已经26岁了。

在国家队时偶尔会有点失眠,这是出道开始在压力面前落下的小毛病,不严重,躺着闭上眼睛放飞自我,晚些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王杰希把魔术师端到了整个世界的舞台上,肆无忌惮地挥洒他的星光,好像又回到了第三赛季那个扛着重担,却又依然在赛场上肆意张扬自由随性的王杰希,但更加成熟,更加变化多端,似乎要把这六年为了战队压下来的本性痛快地宣泄个够,只是苦了那些被他打懵的对手。

他的酣畅淋漓让队友几乎都忘了他已经是个高龄选手,只有不上场比赛的叶修在某天晚上训练完其他人都
解散后溜达到他背后叼着烟说:

“大眼啊。”

“什么事?”王杰希没回头。

“过两年要退了吧。”

“怎么,打探敌方情报?”他似乎一早就知道叶修要问,把椅子转了过来。

“我还需要打探吗。”叶修的烟晃了两晃,“你手速比起前几年下滑了一些吧,只不过不太明显。”

训练室的灯只剩下他们这一盏,显示器的光堪堪照亮半边脸,王杰希的表情在叶修的烟雾里模模糊糊,明明灭灭。

“是啊。”

晚上王杰希又失眠了,同宿舍的唐昊在床上满足地翻滚砸吧嘴,王杰希只好照旧闭上眼放飞自我。

他想到自己退役以后的事情,微草要怎么办,微草脱离王杰希就像抽离它的骨髓,他带给微草的影响一如当初的张佳乐于百花,而且更加浓重无法抹去,不是阴影,而是他的光辉太过耀眼。

思绪在微草上绕了一圈,跳到了他退役以后的事情上。

当指导当一阵子就放手让小年轻们自己闯荡,随便在B市哪个安静的地方开间什么店,反正这么些年当职业选手挣的钱也够他花了。

有时候招待一下那些以前的对手或队友也挺好的。

嗯,还要安个投影的屏幕,方便看比赛。

每次王杰希小失眠的时候就会这样不着痕迹地东想西想,最后就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既然是放假,在思考下赛季安排的时候顺便喝点什么也不错。

这么想着,王杰希洗漱完后换上便服,从抽屉里随手摸了副平光镜,戴着鸭舌帽就出门了。

其实说是出门走走,也只不过是在购物广场上找了间口碑还不错的咖啡店坐着罢了。王杰希把帽檐往下压压,推门进店走到柜台前排队。

今天刚巧是周末,人挺多。

王杰希忽然有点后悔出门喝点东西这个决定了。

但是来都来了,王杰希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目视前方,刚正不阿地不乱瞟周围妹子露出来白花花的大腿。

也不是对姑娘不感兴趣,只是被认出来就不太好了。

队伍最前面也戴着鸭舌帽扎小辫的小伙付完款端着咖啡一转身,跟王杰希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了半晌,王杰希这才想起职业选手留宿的酒店离微草和购物广场都蛮近的,这会不是在酒店窝着就该是出来玩了。

俩人不说话,张佳乐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好巧,王杰希就点点头说确实挺巧,末了又问,你一个人?

张佳乐撇撇嘴说还有叶修。

等王杰希买完东西找到张佳乐的时候,叶修好以整暇地坐在另一边冲他招了招手。

“还真就你们俩。”王杰希拉开椅子坐下。

“不然?”张佳乐一边搅拌手里的咖啡,叮咣一声。

“队友呢?”

“不想跟着老韩和张新杰,太闪了。”张佳乐坦然,叮咣。

叶修见人来了,立刻把话题拉出来道:“哎我说,队里资历最老的三位都到齐了,不如聊聊养老的事算了。”

“不算国家队的话,你应该去和韩队讨论这个问题。”

张佳乐点头附和王杰希。

“少来。尤其是你啊乐乐。你算算第二赛季的就剩你了吧。”

“我靠谁是乐乐,大孙不也在吗。”叮咣。

“少打四年,不算。”叶修笑道。

“张佳乐,一杯咖啡你放了几块糖了。”王杰希低头啜了一口果汁斜睨着张佳乐,他还是不太喜欢咖啡。

“哎王杰希,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还是你前辈。”张佳乐不满。

“少打一年,不算。”说完,王杰希自己先笑了起来。

张佳乐也开始笑:“太苦了,喝不惯。”

“别扯开话题啊。”叶修忙打岔,从兜里掏了根不二家撕开包装叼在嘴里,说的话也含含糊糊。

张佳乐和王杰希都不说话,一个低头专注搅溶咖啡里的方糖,另一个低头喝果汁若有所思。

“养老这玩意儿,拿到冠军再说。”张佳乐狠狠地戳碎剩下一小块还黏在一起的糖块,抬头看一眼叶修又补了一句,“我说的是联赛冠军。”

叶修看着他笑了出来。

王杰希这才慢悠悠地冒出一句:“过两年再说,没这么急。”

“还有事儿要干那。”

最后王杰希当了一下午的导游兼导购,后一项是专门给张佳乐的,正值暑假北京城又热人又多,没什么地方好去,就带着俩人到处转。

实在是没地方逛的时候,王杰希把这俩人载到了自己家里。

“我说王大眼,不至于吧?你这是打算亲自下厨?”叶修吃完不二家,重新把烟叼了起来。

王杰希在前面带路,头也不回地答道:“外卖。”

“哦对,待会到楼下把烟熄了。”

叶修悻悻地往垃圾桶摁灭了没吸几口的烟。

王杰希把人领进门后熟门熟路地翻开座机旁边的电话簿和外卖单打电话,张佳乐翻箱倒柜地找遥控器,顺便指使另一边的叶修把风扇开开。

“年薪快上千万的人了,不在客厅安个空调简直对不起你二环内三室一厅的房子。”张佳乐热得不轻,脸都要凑到风扇上去吹了还不忘打嘴炮。

“我又不常用,浪费。”说完王杰希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可乐递给瘫在沙发上的人,跟着坐下问,“你说韩队和张副的事是真的?”

王杰希本身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但这事实在是太令人在意,弄得他不由自主地八卦了起来。

“别告诉我你们看不出来。”张佳乐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

“我们又没有什么奇怪的喜好,留意到才奇怪了吧。”叶修难得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对张佳乐白眼的不满和谴责。

外卖小哥敲了敲房门,高喊大神你的外卖到了。

对着另外两双惊疑不定的眼睛,王杰希只好解释了一下说,小哥是附近他常吃的一家餐厅的外卖员,刚好是个微草粉,一来二去的,就熟了些。

开门后小哥看见叶修和张佳乐,从短暂的惶恐与震惊中回过神,所幸是个挺温和博爱的荣耀粉,欢天喜地地来要了签名。

王杰希不太记得他们俩的偏好,按照一点从乱七八糟的地方来的印象给点了两个饭,所幸没有踩中雷区。之前他帮方士谦点外卖,随便猜了个萝卜炖肉饭,结果那家餐厅是用白萝卜炖的,方士谦一拆开盖子就炸了,最后还是王杰希跟他换了饭。
张佳乐溜到餐桌旁边一屁股坐下,叶修跟过来往他椅子上踹了一脚,嫌弃道:“这么正经,吃个外卖还非要换桌子,照我说直接抱着在客厅吃得了。”
“你那是老不正经。”王杰希一拍他肩膀,“坐下。”


等王杰希回到俱乐部已经快九点了。

他还没有忘记要和战队一起吃宵夜的提议,顺路去超市买了一堆食材酱料。

微草俱乐部楼顶天台上有两架烧烤架,是第五赛季夺冠后买的,余老板说要犒劳犒劳大家,又嫌弃请吃饭太俗不可耐——虽然必要的程序还是走了一遭,最后弄了半天买了烧烤架回来搞自助烧烤。不过那天晚上玩得是有点脱,方士谦喝醉了踏在椅子上高唱自由飞翔。

王杰希把食材冻冰箱里,熟门熟路地走上天台,就看见一群人搬好了凳子巴巴地等他来。

刘小别砸吧了一下嘴:“队长,宵夜吃什么啊。”

“我饿了。”

“我也……”

王杰希拉开储物间的门,皱着眉说:“你们没吃晚饭?”

“何止没吃晚饭,午饭都没吃多少。”

“……”

“这不是想着晚上难得有机会和队长吃宵夜嘛……”袁柏清委屈地摊了摊手。

王杰希挥手驱散漫天的灰尘,往门里摸索了一阵,使劲把烧烤架拉了出来。

说起来这玩意就第五赛季用过一次,现在队里除了王杰希倒是一个那时候的人都没有,看见王杰希变魔术般不知从哪变出了烧烤架,一个个欢呼雀跃。

“队长你是神啊!我怎么不知道俱乐部里有这玩意儿!”

王杰希瞥他一眼道:“你当然不知道,这是几年前的老古董了——去把抹布拿来,还有楼下冰箱里我买了食材。”

闻言刘小别拽着几个男生一跃而起,马不停蹄地往楼下蹿去,剩下王杰希和柳非大眼瞪小眼。

王杰希无奈地对柳非吐槽:“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多人去的。”

柳非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回答:“开心嘛。”

“真有这么开心?”

柳非忙不迭地点头,跟男神一起撸串求之不得,平时朝夕相处也比不得这么接地气的活动。

“来了队长!!!”

一群大小伙子跑楼梯跑得气喘吁吁,许斌和梁方俩人抬了两张折叠桌和一摞塑胶小板凳,柳非几乎跳起来去拿高英杰手里的抹布,忙活开还一边乐得合不拢嘴,王杰希倒是被晾在一旁没事干,安静地看他们忙上忙下,摆桌子凳子酱料食材,分餐具倒饮料,点着火的一瞬间爆发出一阵欢呼。

比较意外的是掌厨的是刘小别许斌和周烨柏,包括王杰希在内的其他人,厨艺不说为零……也没好到哪去,主厨的位子就理所应当地让给了三个颇有厨子气质的宅男。

“本来以为大家都是差不多会煮泡面的水平,没想到啊没想到。”袁柏清吭哧吭哧啃从许斌手里接来的鸡翅,大声嚷嚷,“许副你手艺挺好的不用来撩妹子真是浪费。”

许斌被烟熏得有些懵,满头大汗地在烧烤架,酱料桌和顾客老爷们之间来来回回。

“袁柏清你别太放肆!有本事别吃!”周烨柏不服。

袁柏清见状,更加嚣张地往周烨柏面前凑了凑,狠狠咬了块肉下来。

“靠——!!队长你管管他!!!”周烨柏把头一扭不看袁柏清,朝着王杰希就是一阵哭诉。

也许是气氛太过欢乐,天台的灯照不明朗,小队员们都有意无意忘了平日里队长的威压。

王杰希坐在角落里接受几方伺候,慢条斯理地往高英杰的烤肠上刷蜂蜜,听到周烨柏的抗议,抬头看了袁柏清一眼,什么都没说又低下头接着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袁柏清笑得猛拍周烨柏的肩膀,吓得刘小别抬头瞪了他一眼。

“拿去,烤好的。”许斌无奈地赶跑了到处捣乱的烧烤杀手袁柏清。

除了忙里忙外的主厨三人组,其他队员三三两两坐一起聊天打屁干杯喝饮料,前两天喝得太过,自然是不再允许沾酒精的,杯子与杯子碰撞间洒出来的液体都是些可乐和橙汁。

王杰希乐得清闲,盘子里烤得正好的烤串冒着慢悠悠的白气,拿着一柄小毛刷上上下下承包了刷酱的工作。

等到食材差不多够吃了,周烨柏一放下烤叉就追着袁柏清满场跑,两个人上蹿下跳,刘小别拉着许斌嫌弃地往王杰希那边挪了挪。

“队长!我想吃烧茄子!刷烧烤酱!”刘小别意识到自己实在饿得不行,猛地转身一举手。

“等会。”王杰希把几个盛酱料的碗全部摆到一边,一双在灯下异常好看的手操着小毛刷上下翻飞,从碗里蘸了酱就往茄子上一阵挥,柳非一边笑一边给高英杰指说,看见没,扫把旋风。

王杰希只是笑,稳稳地握着竹签。

明明几种酱的颜色都差不多,但他就是分得出来,飞似的把刘小别点的烧茄子递到柳非手里,指挥说,去,送餐了。

柳非给刘小别递茄子时压低了声音鄙视:“了不得了刘小别,敢使唤队长给你刷酱厚。”

刘小别也压低声音回她:“闭嘴,有本事你们都别吃。”

吃过一轮,桌子上到处是啃得干干净净的竹签,饮料被玩脱了,这洒一点那洒一点,满地狼藉。

看来说没吃晚饭,此言不虚。王杰希暗地里摇了摇头。

除了撸串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宣布,从在苏黎世比赛时,甚至第十赛季就开始思考的事,一直到今天才有了定论。

王杰希像在训练室里一样,一敲桌子,所有队员都看了过来,他清清嗓子,就像是平常点评某个人的操作,每场比赛的总结复盘,好像并不是什么非常大的决策,而它所代表的意义于每个人而言都显得有些沉重。

王杰希想,在这么轻松的氛围里讲这种事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夏休期过去,第十一赛季第一轮常规赛马上就来了。

微草队员在选手席上,心情有些沉重。除了许斌外,每个人即使接受了王杰希的决定,临场也未免有些忐忑不安。
个人赛第一场 大屏幕滚动几下,跳出来的名字在观众包括对面的选手席中炸开一片。

王杰希起身,头也不回地朝比赛席走去,他第三赛季的处子秀,作为守擂大将的第一场比赛,也是用这样没有波澜的步伐一力扛起整个微草的信念。

微草队长王杰希,为微草守了八年的擂,首次在个人赛中出场,再次祭出曾经响彻荣耀,却已经销声匿迹六年之久的魔术师打法,原本由他包揽的守擂人选更替为高英杰。

同时也是首次,在团队赛中担任替补,移交指挥权,仅作为团队中一名出色而变幻莫测的攻击手出战。

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第一轮,微草惜败。

“队伍需要你们承担更大的责任。”

“下个赛季,我会把指挥移交给英杰和许斌,守擂大将由英杰担任。”

那个晚上,王杰希这么对他们说。

仅仅沉寂了几秒钟,刘小别首当其冲地喊了出来:“遵命!”

袁柏清跟着挥了挥拳头:“队长!让他们再看看联盟的魔术师!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王杰希笑了笑,把目光投向高英杰。

高英杰也在看着他,在短促的慌乱后渐渐冷静下来,直直地望进他眼里。

“你可以吗。”他问,用的是陈述句,这是微草的未来,就像曾经林杰对他一样,抱着期待,没有任何杂质的期待。

“我……我愿意试试。”

“我问的是,你可以吗。”王杰希又问了一遍。

高英杰呼吸急促了两下,眼睛一闭,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向着所有人大声说:“我可以!”

王杰希的眼神柔和了起来,朝天空举起杯子:“加油,你们才是微草的未来。”

“干杯——!!”

兴欣的训练室里,叶修敲掉烟灰,把手上的报纸放了下来。

“怎么了吗?”陈果不解地看着他。

“没什么,他还真是够狠的。”

“谁?”

“没谁。”

—THE END—

前后文风感觉有点不对劲,文力有限也表达不出想有的感觉【土下座
文不对题
不嫌弃就好啦
因为私心还是用了原本的赛制orz
你今年17岁了,明年就是作为魔术师横空出世的第三赛季,可以看着你一年年长大,非常开心。
无论你以后跌入谷底,还是走向巅峰,都希望能一直坚持着喜欢你和喜欢这个联盟的心,并且不会忘记曾在你们身上看到的光芒。
要是可以继续为你过27岁,37岁,47岁,107岁的生日就好了♥
我最棒的魔术师,生日快乐

==========================
一个诡异矫情的感想
今年是我为老王过的第一个生日,还有一个月不到就是刚好圈粉两年整,也不是很长。
但他是我第二个喜欢到有些病入膏肓的角色,第一个是入二次元五年来唯一一个大本命,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当时看全职看得很不安分,一千章不到就在找叶蓝同人看,铃铛太太关底boss的番外二把我拐进了眼粉的不归路。然后经历了饥不择食的all王→有选择的all王→暂时退圈→粮食文的路程。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会喜欢王杰希这个人。后来就不想了。
因为他这么好,喜欢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尤其看完魔都全职婚礼的视频,感觉自己更加嫁不出去了:)真实感受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苏苏嫁嫁嫁快来娶我啊马上跟你走bdkaorhuanfkakbejf【醒醒,上课了
能喜欢上全职,喜欢上王杰希,喜欢上每一个人真是太好啦!
全职带给我的触动大概是目前仅此唯一,对战队与荣耀的付出,黯然不甘的离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与奋战,永远燃烧着追求胜利追求冠军的心。
然后非常走火入魔的觉得,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不需要站在谁身边,哪怕是圈钱也好什么也好,能为他做更多一些事情就很好,也许就叫传说中的情怀了。
其实有点情怀也不赖?
觉得自己真是太辣鸡了,生贺里的感情没有表达出来,后面这篇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有。所有想说的东西其实只要一段话就能说完。
很高兴认识你们,荣幸之至。
很难过你们这么真实,却只生活在屏幕里。

愿你拥有晨曦,我将为你守望着暗影。

纵然时光变迁,我仍将深爱,荣耀与你。

评论(1)
热度(12)

© Celnaii19 | Powered by LOFTER